首页??>?? 国内??>??正文

小小桐花创造数百亿产值,台湾客家桐花祭给上海桃花节带来了哪些启示

2019-01-23 07:38:00 互联网

摘要:台湾地区的客家桐花祭办得如火如荼,秘诀不少。

春节临近,节后春暖花开的各种节庆活动也将接踵而至。今年即将29岁的“上海桃花节”也有新动作:即日起向全社会公开征集系列活动策划方案。只要策划方案的创意够好,就有机会赢取优秀方案高额奖金,并成为今年上海桃花节的合作伙伴,还可以成为方案的直接执行者。

与此同时,上海桃花节组委会也请来了台湾科技大学教授吕文琴,与桃花节相关参与单位分享台湾地区着名节庆活动——客家桐花祭的举办经验。据介绍,从2002年举办至今的客家桐花祭,不仅每年吸引大量的游客前往赏花,而且创造出了相当于800亿新台币的产值。如今,这朵小小桐花的奇迹仍在继续,魅力何在?

【小小桐花创造的奇迹】

仅从外形来看,白色花瓣、深红花蕊的桐花显得其貌不扬,在姹紫嫣红的花卉家族中很难排得上名号。但从2002年开始举办以来,客家桐花祭已经从简单的一项祭祀祈福活动,发展成为集文化体验、生态旅游、休闲娱乐、产业发展为一体的系列活动,也成为台湾最具知名度、最具活力、最具品牌效应的文化旅游经济活动,创造的产值已经超过800亿。一朵朵初看其貌不扬的油桐花,如何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成为万千游客的宠儿?

油桐花 摄影:钟意

吕文琴教授介绍说,客家桐花祭在被发展成为一项节庆活动前,经过了长时间的调研和准备,尤其是对桐花祭这一形式在客家文化中的意义等进行了系统发掘和整理,令这一节庆活动在最开始就注入了文化元素。

台湾地区的油桐大多为千年桐及三年桐,都是日据时代引进并广泛栽种的植物,特别集中于苗栗以北的山区,也因此形成不少油桐群聚的聚落,而多属客家庄的新竹、苗栗地区,在早期油桐就成为客家人的部份经济来源。客家桐花祭以雪白桐花为意象,传递客家人敬天地、重山林之传统,并以客家文化、历史人文为核心,展现客家绝代风华。从客家桐花祭历年的主题也可以看出,整个桐花祭活动始终在围绕客家文化做文章,并直接反映到桐花祭的主题语上。比如,2002年桐花祭的主题语是“看见桐花、看见客家”,2003年是“赏桐花、游客庄,聆听天地情”,2006年是“春桐千姿,雪舞客庄”等。

除了强调桐花祭的文化元素,在实际的管理和运作中,客家桐花祭也遵循了“政府筹划、企业加盟、地方执行、小区营造”的模式。主办方客家委员会在宣传推广上有资金预算,对桐花祭相关的景点打造上进行一定的审核和补助,对包含餐厅住宿、商品展销、产业体验等在内的相关产品进行辅导等。对参与桐花祭的各级政府、社团等,主办方也有一定的补助,从而令桐花祭的参与单位每年扩充,最终发展成为当地人尽皆知的节庆活动,并带动乡村旅游和乡村振兴。

数据显示,从2002年开始举办到2010年,客家桐花祭参与的台湾当地县市、乡镇和单位数,从17家发展到了138家,桐花步道也从最初的20来条发展到61条,游客人数也呈现几何级增长。活动举办的4-6月间,人们可以在山林间行走、赏花,同时参与一系列与桐花有关的文化、商业活动,最终令其成为一个带动数百亿产值的知名旅游节庆活动。

【桃花节需吸引游客停留更久】

在谈及客家桐花祭的亮点时,吕文琴教授也不时将上海桃花节与其进行类比,并对桃花节提出自己的思考和建议。

谈及节庆本身的文化性、社会性和经济性时,吕文琴表示,节庆活动的经济属性毋庸讳言,客家桐花祭带动了周边大量商户的销售即是明证之一。再以日本流传出的“白色情人节”为例,“白色情人节”的初衷原本是北海道地区为了推销当地一度陷入滞销的“白色恋人”巧克力而兴起,后来变成了一个节日。而玫瑰、巧克力与“2·14”西方情人节的链接,也同样是商家不断造势的结果,最终目的是为了刺激消费、获取商业利润。

从这个角度来看,吕文琴建议,上海桃花节也进一步思考如何让游客停留更长时间,吸引他们在餐饮、住宿、游乐设施等方面消费,而不是简单依赖门票收入。如果要通过门票来控制客流量,也不要让门票成为唯一收入,而是要将门票转换成等额面值的折扣券,吸引游客用这个折扣券在景区内进行二次消费,这也要求商家在景区内提供更多的服务项目,同时对门票价格进行适当的设置,让游客觉得门票花得物有所值。另外,桃花节的举办也将进一步提升南汇水蜜桃的知名度和产值,桃花与水蜜桃是共生关系,二者同样有紧密的经济利益关联。

除了强调桐花祭的文化元素,在实际的管理和运作中,客家桐花祭也遵循了“政府筹划、企业加盟、地方执行、小区营造”的模式。主办方客家委员会在宣传推广上有资金预算,对桐花祭相关的景点打造上进行一定的审核和补助,对包含餐厅住宿、商品展销、产业体验等在内的相关产品进行辅导等。对参与桐花祭的各级政府、社团等,主办方也有一定的补助,从而令桐花祭的参与单位每年扩充,最终发展成为当地人尽皆知的节庆活动,并带动乡村旅游和乡村振兴。

数据显示,从2002年开始举办到2010年,客家桐花祭参与的台湾当地县市、乡镇和单位数,从17家发展到了138家,桐花步道也从最初的20来条发展到61条,游客人数也呈现几何级增长。活动举办的4-6月间,人们可以在山林间行走、赏花,同时参与一系列与桐花有关的文化、商业活动,最终令其成为一个带动数百亿产值的知名旅游节庆活动。

【桃花节需吸引游客停留更久】

在谈及客家桐花祭的亮点时,吕文琴教授也不时将上海桃花节与其进行类比,并对桃花节提出自己的思考和建议。

谈及节庆本身的文化性、社会性和经济性时,吕文琴表示,节庆活动的经济属性毋庸讳言,客家桐花祭带动了周边大量商户的销售即是明证之一。再以日本流传出的“白色情人节”为例,“白色情人节”的初衷原本是北海道地区为了推销当地一度陷入滞销的“白色恋人”巧克力而兴起,后来变成了一个节日。而玫瑰、巧克力与“2·14”西方情人节的链接,也同样是商家不断造势的结果,最终目的是为了刺激消费、获取商业利润。

从这个角度来看,吕文琴建议,上海桃花节也进一步思考如何让游客停留更长时间,吸引他们在餐饮、住宿、游乐设施等方面消费,而不是简单依赖门票收入。如果要通过门票来控制客流量,也不要让门票成为唯一收入,而是要将门票转换成等额面值的折扣券,吸引游客用这个折扣券在景区内进行二次消费,这也要求商家在景区内提供更多的服务项目,同时对门票价格进行适当的设置,让游客觉得门票花得物有所值。另外,桃花节的举办也将进一步提升南汇水蜜桃的知名度和产值,桃花与水蜜桃是共生关系,二者同样有紧密的经济利益关联。

热门推荐